熱線電話:13681267863
歡迎來到服裝人才網! 手機版 微信版 訂閱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職場資訊 > 服裝行業新聞

IPO市場态勢趨嚴,有哪些服裝企業處于排隊名單中

來源:服裝人才網 時間:2019-08-12 作者:服裝人才網 浏覽量:

  今年以來,IPO市場整體上處于審核日趨從嚴的狀态,在這種态勢下,我們來盤點一下有哪些服裝企業目前處于IPO排隊企業名單中。

  深交所中小闆(欣賀、北京嘉曼服飾、萬代服裝)

  作為中小企業為主體的服裝企業,大部分選擇在深交所中小闆上市。在目前排隊上市的服裝企業中,選擇在深交所中小闆上市的企業亦在所有闆塊中居于前列,共有3家,分别是女裝品牌企業欣賀,童裝品牌企業北京嘉曼服飾和服裝制造企業萬代服裝。

  欣賀股份有限公司招股書顯示,公司主營JORYA、JORYA weekend、ΛNMΛNI(恩曼琳)、GIVHSHYH、CAROLINE、AIVEI和QDA七個自主品牌的中高端女裝的設計、生産和銷售,其中JORYA、JORYA weekend品牌為公司的核心品牌。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在除西藏以外的全國各省、直轄市以及台灣、澳門設有600個銷售門店,其中公司自營店鋪數量為454家,占店鋪總數量的比例為75.67%。2016年度、2017年度和2018年度,公司營業收入分别為14.98億元、16.34億元和17.60億元,2017年比2016年增長9.35%,2018年比2017年增長7.76%;淨利潤分别為1.85億元、1.92億元和2.06億元。

  北京嘉曼服飾股份有限公司招股書顯示,公司是一家經營中高端童裝業務的企業,産品涉及0-16歲(主要為2-14歲)的男女兒童服裝及内衣襪子等相關附屬産品。截至2018年6月末,公司已在全國開設有758家門店,其中直營店324家,加盟店434家。公司旗下的自有品牌“水孩兒”創立于1995年,公司從2005年開始經營國際童裝品牌零售業務,截止至2018年6月30日,公司經營的國際童裝品牌已經發展到二十一個。另外,公司在國内嘗試童裝多品牌集合店銷售模式,創立了“bebelux”國際高端童裝精品集合店。公司2015年至2017年、2018年1-6月營收分别為3.85億元、4.02億元、5.48億元及3.29億元,淨利潤分别為3098.80萬元、3710.52萬元、5461.76萬元及3910.65萬元。

  萬代服裝股份有限公司招股書顯示,公司主要從事梭織服裝生産及銷售業務,為客戶提供服裝設計、面輔料的開發及定購、生産加工和物流管理等服務,産品涵蓋男女成人服飾及兒童服飾,主要包括外套類、上衣類、褲類和裙類等,主要客戶包括Zara的母公司印地紡集團、阿瑪尼集團、绫緻時裝和貝納通集團等歐洲服裝品牌公司,以及美特斯邦威服飾、赫基中國等國内服裝品牌公司。2016年度、2017年度和2018年度,公司營業收入分别為10.38億元、11.97億元和12.41億元,淨利潤分别為6034.92萬元、2411.43萬元和6286.39萬元。其中公司服裝外銷實現的收入分别為8.41億元、9.40億元和9.68億元,占公司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别為81.57%、79.03%和78.26%。

  深交所創業闆(青島酷特智能、浙江中胤時尚)

  選擇在深交所創業闆上市的兩家跟服裝業務相關的企業均是自身定位為有較“新”業務模式的企業,一家是“個性化定制”服裝生産制造商青島酷特智能,另一家是履等時尚産品設計企業浙江中胤時尚。

  青島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招股書顯示,公司主要從事個性化定制服裝的生産與銷售,包括了男士、女士正裝全系列各品類,并向國内相關傳統制造企業提供數字化定制工廠的整體改造方案及技術咨詢服務。招股書稱,公司核心經營模式是“由訂單驅動的大規模個性化定制”(Customer/Business to Manufacturer Made to Measure,簡稱為C/B2M MTM)。公司的主要業務為以個性化定制為核心的服裝生産及銷售,主要包括個性化定制ODM、個性化定制OBM、個性化定制職業裝三種銷售模式。對于境内外的B端客戶,公司以貼牌方式進行生産;對于境内的C端客戶以及職業裝團體訂單客戶,公司以自有品牌進行生産銷售。2016年、2017年和2018年,酷特智能營業收入分别為4.20億元、5.84億元和5.91億元,淨利潤分别為2280.35萬元、6286.59萬元和6273.02萬元。

  浙江中胤時尚股份有限公司招股書顯示,公司是一家以時尚産品設計為核心業務的創意設計企業,目前公司時尚産品設計主要應用于設計,同時亦有應用于各類消費品外觀的圖案設計業務,公司在提供設計服務的同時亦向客戶提供履供應鍊整合服務。公司設計産品主要面對中端及大衆市場,主要應用于快時尚領域的女、童産品。

  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中胤時尚營業收入分别為3.91億元、6.21億元和6.25億元,其中供應鍊整合業務營收分别占比90.15%、90.74%和84.84%。招股書稱,設計業務是公司核心業務,供應鍊整合業務是公司基于設計業務履客戶提供的增值服務。公司設計業務銷售模式主要分為“自行設計,客戶直接挑選款式”和“根據客戶需求提供定制化設計款式”兩種模式,前者為公司主要的設計業務銷售模式,具備年均推出超過9000款設計款式的能力。招股書顯示,境外市場是公司主要的收入來源,2016到2018年收入占比在均在85%以上,公司的前五名客戶主要為波蘭、法國和德國等歐洲國家或地區的履企業。

  上交所主闆(喬丹體育)

  目前在上交所主闆排隊上市的服裝企業較少,僅有一家服裝企業,那便是長期處于排隊名單裡的喬丹體育。

  喬丹體育長期處于已過會但未獲得發行批文狀态,原因主要在于存在訟訴問題。但喬丹體育并沒有放棄在A股上市的目标,一直停留在IPO排隊企業名單裡。2011年11月21日,喬丹體育向證監會提交IPO招股書申報稿,11月25日獲得過會。

  截止目前,喬丹體育仍處于已過會狀态。證監會在2014年的某場新聞發布會上提到過喬丹體育,稱喬丹體育存在重大未決訴訟,屬于企業存在特殊事項的狀況,證監會将在相關受限因素消除後,按程序推進後續上市工作。

  雖然上市之路坎坷,公司長期處于IPO排隊名單中,不過,喬丹體育在經營方面仍有所動作。資料顯示,公司在籃球、綜訓、跑步等領域聘請了數位運動員代言人,在2017年贊助全運會,并在今年提出品牌升級和重塑計劃。

  港交所主闆(滔搏國際)

  目前尋求登陸港交所主闆的服裝企業數量亦隻有一家,不過相對于尋求登陸A股的上述幾家服裝企業,這是一家體量相對龐大的服裝零售企業,那就是年營收達300億元的運動服零售商滔搏國際。作為已經私有化退市的百麗國際旗下的運動品牌代理業務,滔搏國際可稱得上是國内運動服零售的“頭部”企業。

  滔搏國際控股有限公司招股書顯示,公司在中國經營運動零售及服務平台,截至2019年2月28日,公司零售網絡包括位于中國30個省份268個城市的8343家直營門店以及另外1880家由公司下遊零售商經營的門店。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數據,就零售額而言,公司是中國最大的運動服零售商,2018年在中國運動服零售市場的市場份額為15.9%。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數據,在2018年年底,公司的直營門店是中國覆蓋範圍最廣的運動服産品直營零售網絡。公司目前是耐克在全球的第二大零售合作夥伴及客戶,已與其合作達20年,同時是阿迪達斯全球最大的零售合作夥伴及客戶,與阿迪達斯之間的戰略夥伴關系達15年。公司另與彪馬、匡威、威富集團的品牌(即範斯、The North Face及添柏岚)、銳步、亞瑟士、鬼冢虎及斯凱奇等展開合作。

  招股書顯示,滔搏國際收入由截至2017年2月28日止年度的人民币216.90億元增加至截至2019年2月28日止年度的人民币325.64億元,複合年增長率達22.5%;淨利潤由截止2017年2月28日止年度的人民币13.17億元增加至截至2019年2月28日止年度的人民币22.00億元,複合年增長率達29.2%。

  華尚結語:IPO審核從嚴,排隊服裝企業要提高企業“發展質量”

  今年以來,A股IPO市場整體上處于審核從嚴态勢,過會率下降、撤回材料企業增多、排隊企業數量有所減少等現象即是證明。據媒體統計數據,根據證監會最新公告,截止8月2日,IPO排隊企業數量為484家,比上一周減少2家。其中有16家企業的審核狀态為“已通過發審會”,另有37家企業處于“中止審查”狀态。此外,今年已有26家企業終止IPO審查,其中,1月份5家,2月份和3月份各2家,4月份4家,5月份2家,6月份3家,7月份則增至8家。

  上述的數據也反映出目前服裝企業在IPO市場的整體狀況。比如,終止審查的企業中,就包括在2月份撤回申請材料的服裝企業赫基中國。而在申請IPO的服裝企業中,除去尋求登陸港交所主闆的滔搏國際和長期處于已過會狀态的喬丹體育,“僅”有5家服裝企業處于A股IPO排隊名單上,其中有“老”面孔,比如再次申請IPO的欣賀,以及北京嘉曼服飾、青島酷特智能、浙江中胤時尚等企業,也有新進入排隊名單的企業萬代服裝。其中青島酷特智能目前亦處于中止審查狀态。這些服裝企業能否順利登陸資本市場,還會有哪些新面孔或者是“老”面孔出現在排隊名單裡,可能歸根到底還是要看企業“發展質量”如何,因為IPO審核從嚴的背後體現出“提高上市公司質量”的資本市場發展總體要求。隻有符合這個要求,排隊服裝企業才能順利跨過上市這道門檻,借助資本市場的力量加快企業發展步伐。

分享到:
相關推薦
暫無相關推薦
客服服務熱線
13681267863
微信公衆号
手機浏覽

==中國服裝人才網== 冀ICP備15024754号-4

用微信掃一掃